<small id="pbte1"></small>

<span id="pbte1"></span><span id="pbte1"><blockquote id="pbte1"></blockquote></span>
<span id="pbte1"></span>
  • <span id="pbte1"></span>
    <optgroup id="pbte1"></optgroup>

    <optgroup id="pbte1"></optgroup>
    1. <acronym id="pbte1"></acronym>
      • 打造最专业的中国照明设计 
      • YJDGSJ66
      • 客服电话:
        周一到周五8:30-17:30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严永红:把照明做得更精细、更高级是每个设计师的责任

        发布日期:2018-07-20来源:阿拉丁照明网 浏览次数:57

              摘要: 下一轮景观照明的爆发点有好几个方面,未来我比较看好的有三个。第一个是照明和艺术的嫁接;第二个是智慧照明;第三个是室外的健康照明。
            6月9日至11日,照明行业年度盛会“2018阿拉丁论坛”在全球最大照明展广州国际照明展期间隆重举行。阿拉丁照明网作为大会报道的官方媒体,特邀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博导严永红来到阿拉丁新闻直播现场,与大家共同探讨照明与LED产业发展大计。

         阿拉丁照明网:您认为国内的夜景照明大概经历了哪几个比较关键的发展阶段?每一个阶段对行业又分别带来哪些促进作用?

         

         

          严永红:这个问题我没有进行很准确的梳理,大概根据我这些年在城市照明规划领域的经验来回答。在我看来,中国第一个景观照明真正的启动阶段是在上海外滩照明改造那一年开始的,我认为那应该是个标志性的事件。在那之前都是比较散点式的,然后建筑立面拉拉灯就可以了,谈不上是真正的景观照明。

         

          第二个阶段是城市照明规划的出现。大概是在2000年前后,这个阶段的城市照明规划并不是每个城市都有。只是那个时候开始有了城市照明规划这个概念,大家都处于开始摸索的时期。那时我们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的陈仲林教授主持了南岸一棵树范围内的城市景观照明规划,我也参与了其中。第一次做南山一棵树的夜景照明规划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没底,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没有现成的文本和规范,只能摸索着前进。当时做的很多事情,在现在看来都不足为道,但在当时都非常重要。2001年左右,其他城市也开始启动了城市照明规划。

         

          在我看来,第三个阶段应该是以2008年北京奥运会作为一个契机。奥运会涉及到奥运场馆整体的照明规划和景观照明的落地,那是一个很重要的阶段。紧接着是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同济大学的郝洛西教授作为上海世博会照明规划的总规划师,世博会的照明规划包括建筑照明在内都是做得很好的。这两个事件对于我们整个城市景观照明的规划从无到有,然后从有到规范,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再往后,整个全国照明的发展就比较蓬勃了。但是到了2013年,由于政策的变化,照明行业进入一个冰河期,项目一下少了,那个时候整个行业都比较低迷。经历了这个阶段以后,从2016年开始,国家发生了一系列的政治大事件,2016年杭州G20峰会、2017年厦门金砖五国峰会,以及今年的青岛上合峰会等这些大事件把我们中国的景观照明行业推向了一个高潮,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盛宴。从我们从业人员的直观感受来看,(政府)这几年在城市景观方面的投入空前盛大,有可能超过了过去这么多年加起来的数据总和。它带来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有很多新的想法、新的技术手段,我们都可以去尝试。但同时也有缺点:项目工程多时间紧,所以有很多好的想法你不一定能够立刻落地,这是它的问题。

         

          阿拉丁照明网:景观照明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担任着一个怎么样的角色?

         

          严永红:其实景观照明在最早的时候还不能称之为景观照明,当时所做的只是功能性的照明。当然现在当你看到整个城市都被点亮的时候,反而有文艺腔调的人会怀念最初只有功能性照明的那个时候。我有时候比较怀念60年代的重庆,到了晚上星星点点高低错落很静谧的那副景象。但时代是在进步的,景观照明也会随着推进发展。

         

          谈到景观照明担任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在我看来它的重要性越来越高。以前只有功能性照明,现在不但出现了景观照明,而且景观照明在整个产业的占比越来越重,它支撑起了整个产业经济的几分之一,也就是说它的存在变得更加重要了。在未来,景观照明除了让人愉悦、拉动城市的夜间经济以外,它也许还会有更多拓展的功能。包括智慧城市、智慧照明在里面。所以我想未来景观照明会越来越重要。

         

          阿拉丁照明网:目前景观照明发展得越来越好,您认为景观照明下一轮的爆发点是在哪里?

         

          严永红:对我来讲,下一轮的爆发点可能有好几个方面,未来我比较看好的有三个。第一个就是照明和艺术的嫁接,比如说城市的雕塑,包括大型的装置和灯光的融合。以后就不仅仅只是一个灯光雕塑,它首先是装置是雕塑,其次是有灯光。我们知道艺术品的价值和它的思想性、艺术性,它和我们现在做的城市灯光项目是完全不一样的,艺术品是无价的。我们的照明和艺术品相应的融合,我想未来它有可能开启一波新的浪潮。我们最近也刚刚和油画家钟飙合作了一个叫虫洞的大型影像装置,现在正在深圳艺术双节展展出,展出时间从5月11号到7月29号。同时它又是个永久性的,可以放在城市的最核心的地带,它可以替代很多大面积的灯光,它给人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所以我个人预测,照明和艺术的嫁接是未来的一个爆发点。

         

          第二个是智慧照明。景观照明的好处无处不在,城市景观照明包括建筑立面这样的载体、还有公园,你走到哪儿,实际上你避不开灯的。智慧照明可以作为我们收集大数据的一个载体,灯杆、灯具可以起到一个载体的作用,所以我想这可能是第二个未来的爆发点。

         

          第三个是室外的健康照明。昨天我的报告里边也有很多听众在问,说现在做照明很纠结,一方面这个照明行业发展这么好,很多大的工程项目,你必须得做。另一方面,比如说给你1个亿,在没有别的更高价值的东西体现的情况下,你该怎么做?可能只有把范围做得更大,灯用得更多。但是这样的话很多设计师是很难受的,他会认为他在搞光污染,心里其实是很不舒服很别扭的。那么应该怎么做?我的答案是把照明做得更精细更高级。比如手机,在智能手机出现之前,你无法想象,一个打电话的工具怎么可能卖8000块?不可能的。在之前8000块是相机的价钱,但是现在一个最新款的手机卖8000块钱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它的功能已经从单纯的通话已经拓展到其他很多很多的功能。

         

          未来我们的景观照明,除了前面那几个智慧照明、健康照明以外,比如说我们的灯在特定的区域里面,利用特殊的光谱和特殊的做法就可以阻止蚊虫的到来,你不是杀死它,而是不来。比如说你放在公园里边,你就不招蚊虫,这样的灯这样的光源一定是非常高的科技含量,你说它应该价值多少?它可能只有一瓦两瓦,但是我想这个灯卖到3000块,我愿意去买。而且这个消费如果它有足够的价值,它自然就有市场。

         

          我想未来可能有大量的非常节能环保和具有精确性的灯具技术诞生,什么样的植物配什么样的灯,在什么样的地方生存的昆虫就配什么样的灯,这样一来我们照明的价值才出来了,这才是一个高级的、有科技含量的、很智慧的、很健康的这样一个灯具。

         

          阿拉丁照明网:您作为我们《2018阿拉丁照明产业调研白皮书》景观照明领域的总顾问,您怎么评价我们这次的白皮书调研活动?您认为我们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严永红:首先我觉得这个事情让我很吃惊,因为在我的印象中,这种白皮书应该是官方来做,比如说由中国照明学会,或者中国电器协会来做,但是阿拉丁能来做这个事情,而且把这个事情做成了。同时也让我很欣慰,就说明民间的力量很大。首先这是一件让我觉得非常受鼓舞也很受感动的事情,因为你要把整个业内的100多位专家调动起来,而且都是一些对行业非常了解的资深专家,他们要去走访企业、要去收集数据,来公正地做这么一个白皮书,我觉得是非常不容易的。

         

          第二,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因为大家都很忙,大家做起来很辛苦,但是最后我们数据汇总到一块以后发现每个数据还是有些问题,而我们获取数据的渠道不一致,最后合到一起你就会发觉这个数据不够权威,有些东西还是不太完善。渠道是否权威、是否全面,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你要求每个专家都做到很全面很权威,而且这次给的时间非常短,我觉得这个确实不容易。

         

          我也给阿拉丁提几个建议。第一,我希望(下一年的白皮书议程)能够早一点启动,吸纳更多的高校学者进来,他们的手下有研究生、有博士生,有足够的时间去收集和撰写文献;企业的专家他更多的在于实战经验,他的水平确实很高,但是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包括文献的撰写,对文献的规范性可能没有这么注意和重视,所以我希望第一早点启动。第二,每一个领域的顾问可能要组织起来,多互相沟通?;褂邪灼な橥ü裁捶绞饺セ竦酶尤ㄍ氖?,可能也需要阿拉丁和各位专家一块协调,我想这样明年我们的白皮书应该更权威,做得更严谨,但总的来讲今年是开了个很好的头。

         

          阿拉丁照明网:严教授,您对我们这一次2018阿拉丁论坛有什么寄语吗?

         

          严永红:这次阿拉丁论坛让我特别地惊讶,今年阿拉丁论坛会议的规模很大,从昨天的开幕大会开始,参与的人很多,而且同时几个馆开讲,还能保证大概70%以上的上座率,我觉得是非常不容易的??梢运蛋⒗≌饧改甑慕饺梦夜文肯嗫?,我希望明年阿拉丁论坛能做得更好。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新闻中心

      点击排名

      点击查看详情
      管家婆图2019年67期 北票市| 新蔡县| 运城市| 怀安县| 永新县| 洛阳市| 繁昌县| 盈江县| 宁蒗| 镇江市| 新巴尔虎左旗| 桃江县| 和平县| 罗山县| 峨山| 无为县| 池州市| 阳西县| 东台市| 大田县| 龙里县| 墨竹工卡县| 水城县| 翁源县| 女性| 洛隆县| http://dnhruw.co 惠水县| 南郑县| 甘南县| 永平县| 岳阳市| 大庆市| 炎陵县| 汉中市| 仁化县| 隆回县| 达孜县| 宁夏| 上饶市| 肇庆市| 师宗县| 宾阳县| 雷波县| 赣榆县| 台山市| 西城区| 玉林市| 黔江区| 同江市| 沙河市| 高要市| 宜阳县| 迁安市| 驻马店市| 上杭县| http://wzuvgas.tw 偏关县| 磐石市| 罗江县| 长寿区| 新安县| 鄯善县| 商都县| 宝应县| 宝丰县| 蓬溪县| 报价| 黄陵县| 温宿县| 达日县| 边坝县| 刚察县| 五华县| 乌拉特前旗| 崇文区| 北安市| 镇安县| 邻水| 武强县| 栾城县| 布拖县| 磴口县| 张北县| 天津市| 天水市| 太和县| 百色市| 乐都县| 海伦市| 谢通门县| http://www.toiila.co 瑞丽市| 陇川县| 枣阳市| 漾濞| 永年县| 义马市| 伊通| 政和县| 泰顺县| 金乡县| 仁怀市| 富锦市| 郁南县| 钦州市| 晋中市| 文山县| 桐城市| 铜陵市| 芜湖市| 偃师市| 漳浦县| 明水县| 乌兰察布市| 扎兰屯市| 余江县| 阜城县| 嘉荫县| 东阳市| 鄂伦春自治旗| http://www.usizho.cn 浑源县| 民县| 正宁县| 江门市| 内丘县| 安宁市| 沧源| 永康市| 万山特区| 吉水县| 宁南县| 正宁县| 裕民县| 鸡东县| 广德县| 阿瓦提县| 崇义县| 高要市| 沙河市| 清水县| 阿拉尔市| 孟村| 江油市| 乌苏市| 浏阳市| 海口市| 高碑店市| 岗巴县| 大埔区| http://nmoffhv.tw 石林| 平南县| 怀远县| 嵩明县| 沂南县| 桂东县| 客服| 噶尔县| 剑阁县| 河曲县| 盐城市| 和田市| 屏东市| 宁津县| 南通市| 中阳县| 辛集市| 威信县| 西安市| 太康县| 深泽县| 沧州市| 祥云县| 吴忠市| 南岸区| 临海市| 微山县| 云梦县| http://i17w42.com 乌鲁木齐县| 响水县| 赣州市| 琼海市| 雅江县| 桃园县| 温州市| 孝昌县| 玉树县| 石景山区| 常山县| 武功县| 巴楚县| 南部县| 新源县| 清河县| 手机|